Yuhang He's Blog

Some birds are not meant to be caged, their feathers are just too bright.

宁萱的信

延生:

你好。

我自觉很冒昧给你写信。

我曾有无数次被文字打动的经历,也曾有过与这文字后的心灵结识的冲动。但出于漠然悲观的天性,最终宁肯默默地与文字交流。迄今为止从未写过一封给陌生人的信,但王小波的死给了我极大的打击,因为他就是我曾经想要写信的人。而如今,信还在酝酿,收信的人已渺然不知所向。我体味到了前所未有的痛心与悔恨。

世事喧嚣,人生寂寞。我一直以为,支撑我生活的动力,便是罗素所称的三种单纯然而有及其强烈的激情:对爱情的渴望、对知识的渴求,以及对人类苦难痛彻肺腑的怜悯。而在这样的动力下生活,注定是孤独,无尽的、近乎绝望的孤独。

我想。在这片已经不再蔚蓝、不再纯洁的天空下,如果还有一双眼睛与我一同哭泣,那么生活就值得我为之受苦吧。

于是,因为王小波,因为孤独,因为生命的脆弱与无助,我终于提起了笔,给你,严重而真诚。

做一个不恰当的对比,许广平第一次冒昧给鲁迅先生写信的时候,提了一个大而无当的问题:人生遇到歧途怎么办?我自觉这封信虽没有提问,却也大而无当,不知所示。可鲁迅先生认真地回答了许广平的信,他看透黑暗,却从未绝望。你呢?还有一颗易感而真诚的心吗?

最后,我要告诉你,我是一个女孩,美丽,也还年轻。

宁萱

一九九九年六月四日深夜